关灯
护眼
字体:

【番】结局篇(78):他颤抖地抱住她:我爱你,你别不要我!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到?小优,你也不小了。你还有多少年可以蹉跎?”

    南老爷子见到南黎优那个样子,站起身,朝着南黎优走来,拉住她的手,轻拍劝抚,可谓是语重心长。

    见南黎优没应。

    南老爷子又说:“天涯何处无芳草,好马也不吃回头草。别说苏半月能改,就算是能改我也不允许你再和他在一起!”

    “爸,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可是……”

    “你还惦记着苏半月那小子?”

    南老爷子厉声而下,“小优,爸爸这是为了你好,从你一年前出事的那刻起,你和苏半月的情就已经断掉了。小优,不管怎样,爸爸都要在最后的时间里面,帮你把这事给处理好,爸爸今年已到花甲,难不成,你想要爸爸抱着遗憾而走吗?”

    语到最后,南老爷子的语气却是忽然缓和下来,怅然满目,听了,南黎优的心一点儿都不好过。

    她是绝不会让这样的结果出现的。

    南黎优抿着唇,眼神躲闪,心虚地说:“你放心吧爸,我不会的。我听你的就是了……”

    她只好是妥协。

    而现在,只能是等待着苏半月的行动,还有就是时机成熟,她才好把孩子的事情给说出来,才能和苏半月还有机会。

    哎,烦躁烦躁!

    “你明白就好。这几天你就好好在家,爸爸会给你安排的。”

    南老爷子朝着南黎优叮嘱着,她没有拒绝。

    然而,转身上楼之际,南黎优的耳边,一直都是南老爷子的那些话,不同意她和苏半月再在一起。

    还有,她还有多少年华可以蹉跎?

    过完今年,她就已经二十八岁了,男人三十而立,快三十岁的她,早已不再年轻。

    苏半月还那么小呢,真是吃亏。

    不知不觉间,晃晃而过好多年。

    而她,也喜欢了苏半月好多年。

    苏半月还年轻,真的是比她年轻太多了。

    也跟在苏半月身边,围绕着他转,正因为苏半月不说爱她,所以她的心中征服心理才会严重。

    她想要把苏半月给征服,想把苏半月变成她的。

    想要从苏半月的口中听他说“我爱你”!

    男人征服***之强,可是女人又何尝不一样?

    得不到的东西,就更加的想要,人性如此。

    左北昀曾告诉过她,苏半月不爱她,爱的人是莫愁。只要莫愁一出事,苏半月就可以万里奔赴。

    而她……

    他可以在任何场合下把她给丢下。

    只是因为,他不爱她。

    可是就算左北昀不说,那些事实她知道,所有的一切她也见到过。可是爱情里面,有原因吗?

    她爱他,没有原因。

    左北昀一年时间来,帮助她不少,甚至是在之前的时候,也曾明里暗里的问过她,“为什么要执着一个不爱自己的人?”

    为什么呢?

    多年之前,那个温润的少年芝兰玉树,温温如玉。那脸上洋溢着的笑容永远都是那般的阳光。可是后来……

    自从苏家那场血腥后,他抱着她颤抖般的哭泣:“黎优姐,死是什么意思呢?”

    她从来就没有见到过那样的苏半月。

    那一刻,从没有犹豫过的她,却犹豫了,可是犹豫无法更改事实,她还是把实话朝着苏半月说出口。

    死,就是永远消失不见的意思。

    而后来,她好长时间不曾见过苏半月,再见苏半月,他的眸子漆黑深邃,脸上再也没有温润。

    即便他笑,却比之前少了太多的色彩。

    那一刻,她很想见到之前的苏半月,那个温润如玉的少年。

    苏南两家订婚。

    她说喜欢大叔,那是因为大叔比较暖,比较疼人。小的男孩子,还需要她来反照顾。

    可是苏半月是不同的。对她来说是特别的。

    最初的最初,就算不是真心也好,他是真对她好。

    都是他来照顾着她,尤其是……苏半月多年走来,苏家那样暗黑深邃的浑水中,他四面楚歌。

    而当温润少年早已不再,南黎优这才发觉他的危机起伏。

    想要走近他的心,想要温暖他,所以才会在后来,一步一步的靠近着他。

    她努力了多年,怎能半途而废呢?

    苏半月不过是因为莫愁救过他一命,所以才会把莫愁放在心尖上,执着那么长时间。

    听闻左北昀说起苏半月那一年过往以及沐然查到的事实相比,南黎优更加的心疼他。

    原来,在她走后,他一年之中,长久的居于医院,哪怕是去往公司,身边那个越浨,也在为他治疗。

    他做了一场梦,梦中全是她,后来梦境和现实互相颠倒,他深陷其中,早已分不清楚。

    在知道这些后,那些怨恨,却是悉数被心疼所瓦解,她一直以来都想要去努力温暖的人,却因为她的离开而变成分不清梦境和现实的人,她如何不心疼,如何能停止她的脚步去靠近呢?

    多年努力,她未曾放弃,又怎能半途而废?

    她是要成为给他带去温暖的人,而不是让他更加觉得痛苦。

    她想要给他光明,如果办不到,就一起行走黑暗。

    -

    隔天早上,南家老宅。

    南黎优被一通吵杂的电话吵醒,烦躁不耐的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来电归属备注:苏半月。

    接通,苏半月温润话语缓缓而来:“黎优姐……”

    “嗯,好困……”

    南黎优打了一声哈欠,迷迷糊糊的,南家人起床气都大得很,“现在才几点啊,你干嘛这么早打电话啊?”

    怀孕后,嗜睡严重不说,加之近来发生的这一连串事情,身心疲惫。

    “那等你睡醒后我再找你。”

    苏半月轻扯出声,又抬手看了看手腕间的名贵手表,这个时间点她还在睡觉的,是他过于欣喜,电话打的太早。

    “嗯……”

    南黎优声音慵懒,又透露着几分迷糊的可爱。

    电话还显示通话页面。

    苏半月摇头一笑,随即把电话给挂断。

    南黎优睡到自然醒的时候,她看了看手机,十一点。

    还早,准备再睡的时候,脑海中忽然就划过了苏半月给她打电话的那事情,囧~~这都过去了多长时间了啊?

    睡觉能睡成她这样,也是没谁叻!!

    南黎优拿起手机,拨打出苏半月的电话号码,铃声响彻有好几秒,并未曾马上接听,这边,南黎优轻咳了几声。

    压抑下去自己心中的那份小雀跃。

    电话,通了——

    “你打电话给我有事?”

    南黎优沉眉,一本正经的发声问。

    “想问问黎优姐有没有时间,能否腾出个时间来,一起去吃饭?”

    苏半月薄唇掀动,征求着南黎优的意见。

    所以说,这是约会咯?

    南黎优压低着自己的嗓音,有点凛冽,“我看一下。”

    “时间排的很……”

    “不会耽误你太长时间。黎优姐如果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处理的话,可以告诉我,我帮你处理,或者是明天一起。”

    苏半月打断了南黎优的话,一副好商量的语气。

    “……那行吧。”

    南黎优故作沉默,好几秒后,这才应了苏半月的话。

    “那我过去接你?”

    “不用了,你说个地点,我开车过去找你。”

    苏半月的温柔贴心被南黎优给拒绝,这个节骨眼上苏半月要来南家的话,那岂不是乱上加乱了?

    不,不行,绝对不行的!

    “好,地点我用短信发到你手机上。”

    苏半月温温的出声,声音犹如弘泉般清朗。

    南黎优“嗯”出声后,这才把电话给挂断。

    她哼唧了一声:苏半月,原来你也不差嘛!!

    因为这是苏半月坦白后的主动第一次,南黎优很欣喜,也很在乎这次的约会,下床她走进盥洗室。

    洗漱完毕后,走出了衣帽间。

    一排排的衣服南黎优都游览了过去,鞋子,首饰等等,她游览起码不下三个回合。

    挑了又挑,放下,又拿起来对比,镜子中的精致小脸眉头沉着,十分的纠结。南黎优想,如果绯心现在在这里就好了,还能给她个意见参考一下,可问题是,绯心不在啊。

    对啊,绯心不在可以发视屏啊,可是刚要拿出手机的时候,南黎优却忽然停顿下来,如果把视屏发给绯心的话,绯心要怎么想呢。

    毕竟,所有人都不看好苏半月了。

    唉,军师绯心此刻并不能派上用场!

    最后,只能靠自己了…………

    敲门声响起的时候,南黎优已经收拾好,她走去开门。

    来人是许慧曼。

    许慧曼触及到南黎优视线的时候,却是诧异的很:“黎优,你这是要干什么?”

    今天,南黎优打扮的很漂亮,脸上画了个很精致的妆容,短发发尾处微微卷起,粉色花苞状的水晶耳钉闪闪发亮。

    淡粉色的立领礼服更衬她的身形修长,粗跟尖头公主鞋,整个人呈现出一种甜美的状态,十分的美丽动人。

    今日,她还特地的拿了一个金色的LV包包,难得看她精心打扮的样子。

    “……有一位老师要见我,所以……”

    南黎优轻轻一笑,不敢对及许慧曼的那双满是疑惑的眼睛。

    尤其是说出这句话来的时候,她很心虚。

    毕竟,她要见的人,可不是老师…………

    “你这孩子,可算是让我放下心了。”许慧曼一听到南黎优的解释,这才打消了狐疑,温婉一笑,拉起南黎优的手,“我给你做了不少你喜欢吃的,先下去把午饭给吃了。一年来没吃妈咪做的菜,又瘦了那么多,现在得要把你好好的补回来。”

    “好。”

    南黎优跟在许慧曼的身后,眼眸却是刺痛难受。

    可怜天下父母心,这句话,南黎优到此刻方才明白过来。

    而消失一年的她,每每在触及到那些的时候,就是无比的愧疚。即便是她最不愿意看到,可是事实发生,她没得选择。

    “爸呢?”

    南黎优皱起眉,近来,南老爷子白天在家的时间几乎为零,常没见人影。

    “他给你物色对象去了,这事得好好谈。”

    许慧曼给南黎优夹了菜,催促着南黎优多吃点。

    南黎优:“……”

    就算是真的要相亲了,也不至于这样了…………

    唉,真是囧了。

    此刻,她只能希望苏半月能给力点,然后时间对头的情况下,就把苏半月带到父母的面前,告诉他们事实的真相。

    否则的话,再给她牵线那种小鲜肉,南黎优感觉,她会疯!!

    -

    苏半月给南黎优发送的地点是一家餐厅。

    南黎优把车停在餐厅门外,走进去,一眼就看到了位靠在窗户旁边的苏半月,见她走来,眼明手快的给她拉开了旁边的椅子,扶着她坐下。

    眸光,也顺势的就瞥到了她脚上穿着的带着点跟的鞋子。

    苏半月眉头一蹙:“怎么还穿这个鞋,你现在和以前不同了,一点点事情都能弄成大意外,等会吃完饭我带你去商场。”

    南黎优看了看自己脚上的凉鞋,她还涂了点粉红色的指甲,十只小指头肉滚滚胖乎乎的瞧着很可爱。

    什么啊,她特意打扮的啊,不过她才不会告诉苏半月。

    “哦,你还没吃饭吗?”

    南黎优瘪瘪小嘴儿反问着。

    “吃过了,你不是没吃?”

    她十一点才醒的,这会过来期间也不过才一个多小时,所以他就把地点选在了一家餐厅。

    “我吃过了。”

    “嗯,那去商场吧。”

    随即,苏半月走到南黎优的面前,要把她给扶起来,不过南黎优却疑惑诧异的看着苏半月,问:“你真的吃过了?”

    “我担心你没吃,所以……”

    “哦,那去商场吧。”

    南黎优接起了苏半月的话,声音缓慢。

    商场女鞋专场,苏半月让店员选了合适她尺码的鞋子,所选的都是平底,一双一双的陈列在南黎优的面前,让她试穿。

    南黎优一看到那么多双鞋子陈列在她的面前,当即就…………尤其还都是平底的!!

    “尺寸对了就行了啊,一双一双的试穿那我不累死?”

    南黎优嘟囔着唇角,低低的抱怨着。

    然而,下一刻苏半月却屈身在南黎优的面前,一只手握住她的右脚脚踝,一只手拿起一只鞋子。

    温柔轻缓把她的脚丫套进鞋子中。

    这……

    大庭观众之下,南黎优有些不适应。

    “苏半月,我自己来……”

    她挣扎着,要从苏半月的手中把鞋子给夺过来,苏半月并没有让她得逞。

    他帮她穿上鞋子,手上动作很温柔,他微笑着说:“黎优姐,你说要我机会,我好不容易才争取到的机会,自然要好好的表现对不对?这些事情是我应当做的。”

    南黎优低垂着眸子,没有再说话。

    可是下一刻鼻尖却很酸,该死的苏半月,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说这些煽情的话!!

    “你赶紧弄,不然这么多双鞋子要试到什么时候去?”

    南黎优没好气的白了苏半月一眼。

    “嗯。”

    苏半月为她穿好鞋子后,又检查了各个部位,还捏了捏她的脚尖,看有没有不合适的地方所在。

    而并非是双双都试过去。

    苏半月选了一些他中意的,为她试穿。

    她的玉足,也很美丽……那些鞋子穿在她的脚上,她的小脚丫十分的娇小,白皙的皮肤下是隐隐可见淡青色的血管。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