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结局篇(78):他颤抖地抱住她:我爱你,你别不要我!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番】结局篇(78):他颤抖地抱住她:我爱你,你别不要我!

    “算了,你不用回答了,是我问了多余的事情,抱歉!”

    她说完转身就要走,要离开包厢,呆在这里,只有她和苏半月两个人。

    气氛沉闷得简直让人难以忍受。

    糟糕,怎么办?

    突然好想哭。

    南黎优咬着下唇,紧紧咬着,她吸了吸已经有些发红的小鼻子,硬生生逼退了眼底的泪意。

    没问这个问题就好了。

    左北昀告诉她苏半月是喜欢她的,告诉她因为她死了,苏半月精神出了问题。

    沐然告诉她苏半月帮她办了画展。

    她当真以为他喜欢她了。

    还是自作多情吗?

    南黎优步履沉重地往外走,她边走边忍耐着。

    可恶的苏半月。

    可恶可恶,可恶可恶!

    “别走。”

    她已经走到包厢的门边,小白手都已经搭上了门把手,她刚要开门。

    南黎优觉得自己听到了幻听,苏半月在叫她留下来吗?

    身后传来男人低哑地声音,下一秒,一双大手从她身后伸过来,环过她的腰,他的大手紧紧箍着她纤细的腰。

    透过那薄薄的衣服布料,南黎优都能感受到他的手泛着的凉意,还有那细微的不可抑止的颤抖。

    苏半月抱着她的腰,把头埋进她的脖颈处,他的声音充满无言的脆弱,就像当年他在问她“黎优姐,死是什么意思?”

    现在他脆弱的颤抖着,低哑着声音对她说:

    “黎优姐。”

    南黎优站着,笔直地站着,苏半月身上颤抖仿佛会传染一样,她也跟着轻轻地颤抖起来.

    他说:“求求你,别走。”

    南黎优有些茫茫然地盯着前方空气中一个虚无的点,目光没有焦距。

    她的手动了动,她想要揉揉眼睛,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只觉得眼睛痛得厉害,难受得紧。

    她的手刚动了动,还没有从苏半月的禁锢当中挣脱出来。

    身后的男人好像惊弓之鸟一般,禁锢着她的手又紧了几分:“黎优姐,你别不要我。”

    身后苏半月抱着她,紧紧贴着她的背,她能感受到他身上无比坚硬的线条,还有传过来的冰冷体温。

    脆弱无力的虚弱声音。

    就像当年那个在她怀里痛苦的无助小小少年。

    “苏半月,你……”南黎优眼眶氤氲了,凤眸蒙上一层雾蒙蒙的水汽,她听着他这样软化的姿态,就想哭了。

    “我爱你。”苏半月说,一字一句,”我爱你,黎优姐,我爱你!”

    他连说了三次我爱你,慌张的,无助的,说着他爱她。

    苏半月从来没有想过要去说爱谁。

    就算是对着莫愁,他也从来没有说过他爱她。

    他爱的人,一个个都遭遇不测,都没了。天性冷漠使然,或者是因为后面发生的莫愁,薰月的事情。

    他不能去喜欢谁,也不会表露去爱谁。

    今天如果南黎优不这样逼问着他,他大概永远也不会去跟他说他爱她。

    就算心里明知道他不能没有这个人,他也不会说出口。

    他没有办法说。

    听到这句梦寐以求的话,南黎优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受,她仰起脸儿,闭了闭眼睛,嫣红的唇紧紧抿成一条直线,她很努力才能控制住自己的要失控的情绪。

    她呜呜地想哭。

    苏半月从她的身后抱着她,紧紧地抱着她,男人的大手还在颤抖,他的眼角赤红一片,本该温朗的声线一片暗哑。

    “我爱你”三个字,从他的薄唇之上,轻掀而出。

    他手上的力度,沉沉有力。

    南黎优酸涩更加涌现而来,眼眶几欲而出,牙关一咬,她还是给忍了下来。

    她终于还是抬了小手儿,掰开了苏半月的手,她没有用很大的力气,但也不容抗拒,一点一点掰开他的手。

    “黎优姐。”他像是慌了起来。

    南黎优扯开他的手,她转过身,一直氤氲在她眼眶的眼泪还是没有忍住,顺着她白皙的脸颊滑落。

    她听了他的表白,恼了,气了,委屈,不甘心,得偿所愿,各种情绪混杂在一起,她一下就哭了出来。

    一开始没有声音,她的小手用力指节发白的攥着他胸前的衣襟,无声地哭,到后面,忍不住了,痛哭出声。

    “苏半月。”

    “你混蛋,王八蛋。”

    “谁让你这么表白的,一点诚意都没有。”

    “我不问你爱不爱我,你就不说了,是不是,你是不是真爱我?混蛋,明明是你欺负我,还颠倒黑白,说我xing虐待,不是你一直跟我拿乔,我干嘛要强上你,你知道那有多疼吗?”

    没有前.戏都靠她自己来,她多委屈,还被说有怪癖。

    混蛋,王八蛋!

    “黎优姐,是我错了。”她一哭,苏半月的心就软了,打雷下雨一般,“你别哭了。”

    她哭起来就不停,哭得直打哭嗝:“我就哭,我要哭,你管我。”

    苏半月:“……”

    他没见过南黎优这么哭的架势,一年的委屈都要在这个时候发泄出来给他看。

    她哭得惨兮兮的。

    小手都没了力,松开苏半月的衣襟,滑落蹲在地上。

    苏半月低着头看着她,见到这么哭,他的心这会也跟着疼,他的眸色一片清墨深寒,似乎叹了气一般,他弯下腰,两只大手抄过她的腋下,一用力把她抄起来。

    大手碰到的是她胸前的柔软,他的手僵了僵,眼底有了炙.热的变化。

    他的声线低低沉沉,平时他那么温柔,说起情话也不怯场,可是这会儿,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只是笨拙地一遍遍地说:“黎优姐,你别哭了。”

    南黎优扬起脸儿瞧他带着慌张神色的英俊脸庞,更加委屈了,这个小弟弟,也就这个时候才心疼她。

    她哭得更加用力:“我就要哭,你还不许我哭,你刚才还说喜欢我,你怎么能不让我哭……”

    苏半月看着她哭得惨兮兮的小脸,眼泪哗哗地流。

    还好今天南黎优来相亲,是见傅铭,她没有化妆,不然按照她现在这个哭法,早就成了小花猫了。

    苏半月叹了气似的:“黎优姐。”

    “干嘛?”南黎优一双眼睛肿得跟兔子的红眼睛一样,狠狠瞪了他一眼,“你又要说……”

    她话说到一半,嫣红小嘴儿就被堵住了。

    她的腰被苏半月的大手搂着,苏半月性感的薄唇随即覆盖了下来,把她呜呜的哭声都吞了进去,他先是用唇摩挲了一下她的柔软香甜的唇瓣。

    随即舌尖霸道地撬开她的唇,狠狠探入她的香甜口腔。

    粗暴的攻城略地的一番扫荡。

    南黎优已经愣住了,哭都忘了,瞪大着凤眸看着苏半月。

    苏半月温柔又粗.蛮的吻着她,两个人唇齿交缠,和喜欢的人接吻,不知不觉南黎优的小手就换上了苏半月的脖子,嫣红的唇上有苏半月的唾液,看起来格外水润亮泽,又格外的淫.靡。

    这样的亲吻,带着感情,南黎优有些受不住了,她的身体有些发软,两条腿也软了了,几乎要站立不住。

    苏半月的大掌禁锢着他纤细柔软的腰肢,他还不满足,也不许她逃开,发狠地蹂.躏她的红唇。

    一个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的吻。

    等苏半月的唇离开南黎优的唇的时候,南黎优的脸已经红得跟个苹果一样,红扑扑的。

    苏半月眼底带着温柔宠溺的笑意:“黎优姐,这样就不哭了。”

    “……”南黎优后知后觉地发现,她好像真的没在哭了。

    想到这里,她的脸又涨红了几分,像刚煮熟的虾子,南黎优闷闷地说:“我,我才没有要哭,你别以为,是因为你的,你的……”

    “我的什么?”苏半月黑眸瞧着她涨红结结巴巴说不出来的话,觉得很可爱。

    南黎优也瞧出苏半月在笑她。

    她恼怒地推开他,从他怀里抽身而出,小脸又沉了下来,眉眼故作冷漠:“苏半月,别以为你说了我爱你,我就不气了,我还在生你的气,我还觉得委屈,你知道吗?”

    苏半月笑:“嗯,我知道。都是我的错。”

    南黎优:“……”

    她怎么觉得他承认错误很快,这么快反而觉得不够真诚啊。

    南黎优咬咬唇,她别开脸儿,哼了一声,说:“苏半月,这次是你自己说爱我的。那好,既然你爱我,我就给你个机会。”

    她把头埋在他坚硬无比的胸前,不让他看她刚才哭的丑样儿。

    她闷闷地说:

    “你来追求我,打动我了,我满意了,我再考虑你。”

    一直以来,都是她在追他,都是她跟在他的身后,追随着他的脚步,用力的朝着他靠近,企图用自己的炙热温暖着他。

    现在,该换他了……

    苏半月低头敛眸地瞧她,灼热的眼底一片温柔,他亲亲她乌黑的发丝儿,温和道:“好,这次换我追你。”

    回首所过,他好似看到那个跟在他身后的南黎优,无论是电话也好,短信也罢,都是她在主动。

    尤其,苏半月还想起来沐然曾经说过的那句话:

    “苏半月,大小姐最讨厌的就是那些血腥,可是她为了你,变成你需要的样子,她最讨厌的样子……”

    多年以来,她做过的努力的确很多了,是他太愚钝,是他没有早点认知到自己的心。

    而现在,未曾晚。

    她想要的,他给,他统统都给她。

    爱给她,人也给她,只要她想要,他都给。

    “我得走了,机会我可是给你了,至于要怎么做,你自己好好把握。”南黎优抿唇说完,她推开苏半月,起了身,绕开了苏半月。

    也没给他接话的机会,就那么消失在他的眼前。

    而转身离开那瞬间,脸庞却早已湿润。

    苏半月,听到你说你爱我,我应该是开心的,多年以来的努力终于不是白费……

    心底有甜蜜的感觉,像快乐的泡泡一样冒出来。

    苏半月的视线一直都落在南黎优的身影上,直到她消失在他的视线中,他也依旧还停在原地,不肯离去。

    而注视着她,苏半月的眸子却是涩涩的发疼。

    她很瘦……

    苏家多年走来,血腥肮脏,他都已经麻木。

    可是南黎优呢?

    她一路杀伐走来,血腥肮脏,是她最讨厌的样子,可是她却一直从未朝着他说起过。苏半月抬手覆面。

    手心却早已湿润而起。

    黎优姐……

    -

    南黎优从五星级酒店离开后,就驱车回了南家。

    才刚下车,向管家就发现了她,讶然发问:“大小姐,你这么快就回来了?”

    向管家跟在南老爷子身边多年,早已成为亲信,这次南黎优和傅铭相亲的事情,南老爷子和他谈及过。

    “嗯,结束了就回来了。”

    南黎优轻然一笑,她的情绪已然收拾好。

    “那大小姐赶紧回去休息吧,老爷现在在家可等着着急呢。”

    向管家笑笑,关切的出声。

    “好。”

    南黎优应声后,就朝着主宅走去。

    她穿过玄关,一眼就看到了南老爷子手支撑着拐杖,坐在沙发上面,面前茶几,一壶清茶,茶香寥寥。

    这点习惯,还真是一点儿都没改变。

    她甜甜一笑,主动开口:“爸,我回来了。”

    “你和傅铭见过面了,傅铭是到底哪点不满意你?”

    南老爷子眉头一沉,低问道。

    傅铭打电话过来,告知南老爷子,两人并不合适。

    可是傅铭未曾谈及缘由。

    只说他的兴趣爱好和南大小姐相差太多。

    南老爷子当即接到电话不便问,于是便想等着南黎优回来。

    这不……

    南黎优摸了摸下巴,想了一会说:“大概是嫌弃我年纪太大,又结过婚,还有点小癖好吧。”

    唉,她的本意虽然是苏半月那样,想要傅铭知难而退,可是她没想过要那样诋毁自己啊,估计这次后。

    也许她南家大小姐的名头上面又会被冠上几个标签。

    虽然只是也许,但如果真的可能的话,就都是苏半月那个混蛋!!

    让他说!!

    不过,南黎优值得庆幸的话,傅铭没有遇上苏半月的事情告诉给南老爷子,傅铭那孩子……唉,姐姐真的很对不起你。

    听言,南老爷子长叹一声,不过随即话锋又转,南老爷子安慰出声,他怕自己女儿这一次相亲不顺被打击了:“不合适我们就再找,以你的条件,怎么找都有。你想要什么样的,跟爸爸说,爸爸挨个儿给你挑。”

    南家的女儿,怎么可能会找不到归属?

    再找?

    南黎优在心里翻了翻白眼,要什么条件,在爸爸的心里,她估计就是哈着小鲜肉吧。

    她现在是真不考虑其他人了。

    等着苏半月来追她呢。

    她想要看看苏半月主动的样子。

    南黎优轻轻抿了抿嫣红的小嘴儿,想要劝南老爷子,她说:“爸,你不用帮我物色了。我现在这样挺好的。”

    “不物色?你不找,难道你想一个女孩子家就这样一人独身终老?”

    南老爷子一听南黎优的话,脸色一凛,不悦了,“你现在都几岁了,不找个伴以后怎么办?”

    “不是,我现在才刚回来不久,我也没那个想法,我现在不想找,爸……”

    南黎优想叹气的心都有了。

    现在不管是怎样的解释,都是乱上加乱。

    “小优,你怕什么呢?人这一生,遇到的人也多,不可能随时都是好人。但是,也不可能随时都遇上坏人。你不过就是遇上了苏半月那个混账,天下的好男人那么多,你还怕找不到?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