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二章 目的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我想拿回我哥哥的吊坠。”好半天吴子语开口打破沉默。

    离征沉默着把玉坠递给他。

    吴子语接过来继续说道:“你既然知道了真相,又在这时想认回小楠,不会是因为愧疚想补偿他吧?”

    离征先是点点头,继而又摇摇头,道:“这只是一个方面的原因。我知道,我亏欠子柳和小楠太多,没有资格再让小楠叫我阿爹,可我心中有愧,常常夜里也无法安眠,你就当我是为了求心安吧。”

    吴子语疑惑:“但你先前为什么又说没有同我争小楠的意思?”

    离征道:“阿语,不管怎样,小楠终归是皇室血统,这一点你无法否认吧?”

    “是,可阿洵已经答应我不会逼迫我和小楠的,是不是皇室血统又有什么关系呢?”

    “生在皇家,不管你愿不愿意,总有一个身份等着你和你的子子孙孙世代承袭,就为了稳固离氏的江山。我这个位子,注定将来只能是由小楠来接手,他逃不掉的。皇兄现在说不逼你们,并不代表以后不会。”

    “阿洵才不会言而无信。”

    离征失笑:“阿语,你果然还是太天真了。我皇兄那个人,对人好起来可以称兄道弟,两肋插刀,可是一旦牵扯到那个位子,他会怎么选择相信不用我说,你也明白。就像当初吴家出事,他明明知道事情和吴家无关,也有能力救吴家出苦海,可是他什么都没做,他怕忤逆圣意,失去争夺那个位子的资格,所以眼睁睁看着吴家家破人亡,看着自己心爱之人被送进小倌馆中。”

    听了这话,吴子语也知道离征说的全部是事实,他有些慌了,忙说:“可、可是,你现在只有小楠一个儿子,并不代表以后也只有小楠一个啊。你可以娶夫郎纳许多的小侍,然后生许多孩子,不一定非小楠不可啊!”

    离征摆摆手,苦笑道:“不可能了,永远都不可能了。”

    “为什么不可能?”吴子语不明白。

    倒是林瑞隐晦的打量了一下离征的双腿,眼里闪过一丝了然。他轻轻拍了拍吴子语的肩膀,叫了一声“阿语”,又对他摇摇头,示意他不要再问了,最后才对离征道:“不知王爷究竟是何打算?”

    话已经说到这步,离征也不再隐瞒,干脆和盘托出:“我办迎子宴,就是让所有人都知道他世子的身份,一来是为了安皇兄的心,让他不至于和你们走到兵戎相见的那一步,二来是想让小楠提前适应自己的身份,不至于以后被皇兄打个措手不及,三来就是为了更好的教授小楠,一个有能力又安分的臣子,总比一个愚蠢、易受人蛊惑的臣子,更能讨圣上欢心,也更能在这阴暗的官场中生存。而且,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如果在教授过程中,发现小楠根本没有继承王位的能力,也能早早打消皇兄的心思,我们也就不必一直提心吊胆。当然这一切,就要看阿语和林将军你们怎么选择了。”

    “什么意思?”

    “我打算认回小楠,却并不打算将小楠留着身边,所以你们依然是小楠的阿爹和阿母,教授小楠自然由你们负责。阿语,如果你实在不想小楠踏进这个圈子,便,养废他吧。”

    吴子语愤怒:“他可是你的亲生儿子,养废他这话,你怎么说得出口!”

    “可是阿语,要是你处在我这个位子你要怎么选择?一边是圣意难为,一边是心怀有愧的儿子,你要我怎么办?我宁愿没有这样一个儿子也不愿养废他你明白吗?如果我把他带在身边,我绝对会好好教育他,哪怕将来推他进火坑,也好过将他变成一个只知道吃喝嫖赌的废人!”

    “所以你不想做恶人就要让我们来做?离征,你要不要这么自私!”

    “现在已经没有第三个选择了,小楠有能力就得继承我的位子,小楠要自由就必须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懂,最好是没有丝毫让皇兄惦记的价值!”离征叹了一口气,接着说,“人人都羡慕在皇家生来就有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可是真的处在这个位子的人,不知道有多羡慕平凡人家的亲情。我和皇兄一母同胞,是这世上血缘最近的人,大家都以为我们兄友弟恭,可谁又知道我没错和皇兄相处时的小心翼翼呢?”

    吴子语沉默了一会儿,才说:“这件事不是我们三个人说了算的,我要去问问小楠自己的意思才行。”

    离征问:“小楠不过才四岁,能明白其中的厉害关系吗?”

    “没关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