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94 大结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194 大结局    厉沛铮回到厉宅的时候,顾如烟正在阳台上浇花,看到厉沛铮回来,她有些意外。

    “你今天怎么有空了?”顾如烟淡淡地说。

    “妈,我有事,想跟您聊聊!”厉沛铮伸手拿过顾如烟的水壶,一本正经地凝视着她。

    顾如烟抬头看着他,“干么一脸严肃,什么事啊?”

    厉沛铮也不说话,转身走到小客厅,坐在了沙发上。

    顾如烟蹙了下眉头,走了过去,“到底什么事?”

    厉沛铮眯了眯眼睛,“妈,我只想知道,你究竟为什么那么反对苏冉?以至于六年前,不惜动用手段,拆开我们俩,而且……更不惜要搭上别人的一条命,您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苏冉到底哪里不讨你的喜欢?她做错了什么?”

    “……”顾如烟惊诧地看着他,表情难掩震惊,但很快平复下来,“你……你在胡说什么?什么六年前?难道你六年前就跟苏冉在一起了吗?那个时候,我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又怎么破坏你们?”

    “妈,你何必掩饰呢?”厉沛铮冷笑,“您以为我怎么会知道?自然是有了确凿的证据才来问您,我只想知道原因,请您坦承相告。”

    “你……我有什么好掩饰的?”顾如烟反驳,“你的证据是什么?你凭什么能这么指责你的母亲?”

    厉沛铮叹了口气,“妈,我想……您应该不会忘记冯薇薇和方若惜这两个人吧?”

    顾如烟吸了口气,脸上闪过一瞬间的惊愕,“你……”

    “妈,您何必再否认呢?我不妨坦白告诉您,我昨天才跟方若惜见过面,六年前的事,她都承认了,至于……我为什么会来问您,答案,不用我说了吧?”厉沛铮冷笑了一下。

    顾如烟的脸色极为难看,“你……是怎么查到这些的?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不应该啊!”

    “呵呵,是啊,冯薇薇死了,方若惜对我心存幻想,要说……我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调查到当年的事了,那么……我又是从哪里知道的是吗?”

    对于儿子的质问,顾如烟并不否认,“不错,你究竟是从哪里知道的?”

    厉沛铮沉吟了一下,“事间的事情就是如此,你以为天衣无缝,可总有一双眼睛会看着你,若为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那个人是谁?”顾如烟问。

    “……”厉沛铮耸耸肩,“很抱歉,我也不知道。您这么好奇做什么?难道……你想让这个人变成第二个冯薇薇吗?”

    “你……”

    “妈,我从来没有想到,你会这么狠,连一个无辜女孩子的生命都不放过。”厉沛铮难以形容她此刻的心情,他望着母亲,心里满满的都是酸楚。

    “我……我这都是为了你!”顾如烟理直气壮地说。

    “是吗?”厉沛铮笑了笑,“那就可以杀人吗?”

    “这……这怪不得我!我没有想要动她,是她不知进退,得寸进尺,我的儿子,我们厉家,岂是她可以宵想的?她既然不遵守当初的约定,那么……就别怪我翻脸无情。”顾如烟眉头微蹙,一脸狠厉之色。

    “您真的是可怕。”厉沛铮沉着脸,凝视着她,“究竟是为什么?苏冉到底做错了什么,让您对她这么大的敌意,以至于不惜杀人也要阻止我们在一起!您能给我一个理由吗?”

    “理由?”顾如烟冷笑一声,“理由就是你们不能在一起!无论如何也不能在一起。”

    “为什么?苏冉她那么好,为什么我们不能在一起?”厉沛铮顿了一下,“难道……只有林家好?林家挖了那么大一个陷阱让我来跳,这就是您口口声声认为好的儿媳妇,结果如何呢?”

    “就算不是林家,也不能是她。只要我活着,就不可以。”顾如烟仍然一脸的坚持。

    “还是那句话,我要一个理由。”厉沛铮看着她,“您这么反对,必然有原因,原因是什么?您不告诉我,我也会自己去查清楚,只是……到时候,如果再牵扯到冯薇薇,那……”

    “你……你要告发我?”顾如烟问道。

    “……”厉沛铮摇摇头,“不管怎么说,您都是我的母亲。我不得不承认,我有这份私心,既然……冯薇薇已经死了,我不可能再去翻出六年前的事,我会适当给冯家一些补偿,但是,您必须告诉我,您真正的理由是什么?”

    顾如烟想了一下,才说道:“你要真正的原因是吗?好,我告诉你!真正的原因就是,厉沛岍也是姓苏的,你娶了苏冉,那不相当于,把厉家拱手给了苏家吗?这一点,我是绝对不允许的!”

    厉沛铮愣了一下,他没想到,母亲也知道这件事,“您……您也知道?”

    “我当然知道!那个女人,她背着你父亲跟了那个姓苏的法医,她以为做得天衣无缝,其实……你父亲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些年……不过也是为了碍于自己的面子,可是现在,我无论如何不能让厉家落在姓苏的手里。”

    厉沛铮沉默了一下,缓缓点头,“我明白了,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厉氏。看来,在您心里,除了厉氏,没有什么更重要的东西。厉氏的重要程度远超于我的幸福。”厉沛铮苦笑了一下,接着语气严肃,“很抱歉,妈,恐怕,我得让您失望了!这辈子,我都只会和苏冉在一起,谁也无法阻止。”

    “沛铮,你……”

    厉沛铮起身站了起来,毫不理会顾如烟惨白的脸,大步向门口走去,拉开门,他又停了下来,转身看着母亲,“噢,有一件事我忘了告诉您,苏苏她……并不是苏伟中的亲生女儿,她其实是姓贺的!贺知章这个名字,您不陌生吧?贺氏在美国可是数一数二的华裔财团,只怕十个林氏也不及。贺知章是苏苏的亲爷爷,她……是贺家唯一的继承认人。”说完,厉沛铮摇摇头,“真的可惜,您费了这么多心思,反对、拆散我和苏苏,结果,却是筹谋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妈,您不觉得……这很讽刺吗?”

    “你……你说什么?”顾如烟已经无法形容她内心的震惊,她难以置信地看着厉沛铮,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而厉沛铮也不打算给她说话的机会,他的打断她,“我说过,您做过的事,我有私心,不会去告发您。但是……您却永远也逃不过自己的良心,这辈子,您都会生活在自责中。只怕闭上眼,就会看到冯薇薇凄惨的模样吧!”话音落下的同时,厉沛铮打开门,大步走了出去。

    身后,传来顾如烟近似于凄厉的呼声……

    **********************************************

    厉沛铮一路驱车往回赶,一阵电话铃声打破车厢的沉寂,此时此刻,他的心里像是塞着一团棉花,堵得他喘不上来气,他又哪里还想接起那通电话,他只想把车开得快点,再快点。

    不过,电话铃声就像在跟他做对,一直不停地响着,他蹙眉,扫了一眼,这才发现,来电话的是钟子期。

    “什么事?”厉沛铮还是接了起来。

    “把你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