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8章 梦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顾棠醒来的时候天刚刚泛白,看了下时间正好早上六点。他习惯性早起,不管当天有没有要紧事。

    他的妻子赵蕴在旁边翻过身,细滑的胳膊拦着他的腰,带点撒娇的意味,顾棠安抚似的拍拍她的背,起身下床。

    餐桌上已经盛好一杯牛奶,温度刚好不烫口,顾棠刚坐下,吴妈恰巧从厨房端着早餐出来。

    吴妈以前在顾家老宅子时就一直照顾着顾棠的生活起居,小顾先生向来讲究生活中的细节,鲜少在外面吃饭,就是早餐也都必须吃家里亲手做的,什么添加剂的防腐剂的比她这老太婆都计较,相比起来顾爷就好侍候得多,典型的北方大老爷们,给做啥就吃啥,逢年过节还给她买礼物,后来顾爷出了意外之后,吴妈对顾爷心存感激就跟着到了新宅子继续工作。

    不过要被她知道顾爷是被他这儿子给逼死的,吴妈估计刀架在脖子上都不愿再来。

    顾棠快吃完的时候赵蕴才裹着浴衣下来,身上还带着刚洗完澡的湿气,搂着顾棠的脖子要早安吻。

    都在一起这么多年了,赵蕴还跟个刚谈恋爱的小年轻似的,那点子浪漫的细胞有增无减。

    顾棠提醒她,“不是要赶飞机吗?你去把顾圆叫起来,吃完早餐我让人送你们去机场。”

    赵蕴是个闲不住的人,喜欢到处游玩,前几天和好姐妹的旅游计划被她那娇纵跋扈的女儿顾圆听见了,非要吵着去,没办法只能和学校请假带上她。

    顾棠从来不和她去旅游,赵蕴也挺理解他,顾棠好不容易把他爸那有黑背景的公司洗白走上正轨,大大小小的事情别提多麻烦,确实也不容他脱手好几天去旅游。

    顾棠亲自送她们去的机场,过安检的时候赵蕴搂着顾棠问他要什么礼物,顾棠拍拍她的背说,什么都不需要,你好好玩。

    回到家的时候佣人正在修剪院子,肥沃翠绿的草地剪得平平整整。顾棠突然想到以前顾家老宅子的院落比现在他这房子的还大,顾赵东觉得只拿来当院子太浪费,就自己动土种上蔬菜,还会搭葡萄架子,好好的院子被他捣腾得像个菜园子后就基本撒手不管,全交给吴妈来打理,他也就偶尔负着手老神在在地转悠几圈,摸摸菜叶子,踢踢南瓜墩儿。

    因为土地不咋的,种出来的菜比一般市面上的都小,看上去一点食欲都没有,可顾赵东从来不觉得,还非让让吴妈每次做饭都用院子里种出来的,那时候顾赵东最常干的事就是杵在顾棠面前,笑出一脸褶子问顾棠晚饭想吃啥。

    顾赵东的菜园子别看不怎么大,种的却全是顾棠爱吃的菜,每次吃饭时顾赵东总会把第一口菜夹给他,然后满脸都是不吝啬掩饰的得意之色。

    “怎么样?自己种出来的各方面是不是比街上买的霸道!”顾赵东问。

    顾棠嘴里嚼着菜,脑子里闪过的却是顾赵东一个人在菜园子转悠的身影,他挽起袖子露出手臂,紧实的肌肉贴在身上,在阳光下染上一层铜色……

    突来的敲门声打断顾棠的思绪,进来的年轻人向他鞠了个躬,恭恭敬敬,“顾先生,后天就是顾爷的祭日,一切都已经打点好,您去不去?”

    顾棠怔愣了半晌,嘴角肌肉轻微地牵动一下,像是准备说些什么,最后却只是几不可闻地叹出口气,道:“还是照往常那样。”

    年轻人领命后退下,偌大的房间里又只剩下顾棠一人。

    顾赵东死了七年,顾棠还一次都没去他坟头看下,不是不想是不敢,说起来也矛盾得很,他逃避恐惧着看到墓碑上顾赵东冰冷冷的名字,却又时刻盼望着顾赵东能够化成怨魂来找他寻仇,最好一辈子也不要放过他,可是最后他发现,顾赵东从来也没把他当回事,活着的时候是,死了之后也是。

    能唯一让顾棠觉得顾赵东的目光思维完全锁定着自己的时候,就只有他抢走顾赵东所有家业的时候。

    是什么时候开始有了夺走顾赵东一切的想法,大概是在他十三岁生日那天,顾赵东早在半个月前开便始着手准备生日宴会,那重视的劲头让顾棠受宠若惊,但他也不主动去问,结果到了生日那天顾棠才发现,老东西压根不是为他准备的,他的生日恰好和顾赵东新收下的小情儿撞上,人忙着讨好小情儿,哪有他顾棠什么事。

    那天晚上的宴会特别热闹,顾棠一个人待在房间里,从他的房间窗户正好能看见外面偌大的院子,顾赵东搂着小情儿向她炫耀自己刚结出来的大冬瓜,那一脸毫不吝啬掩藏的得意神情和餐桌上给他夹菜的样子重合在一起。

    那时候顾棠便发现顾赵东除了他那帮兄弟以外就真的从没把谁放在心上过,就是到后面自己夺走他的一切把他踩在脚下时,顾赵东也是如此,宁愿去死都不愿再见他一面。

    顾棠觉得自己一定被顾赵东被诅咒了,才刚进入而立年的他,整个状态却已经像个小老头,身心早已经疲乏不堪。

    今晚顾棠又梦到了顾赵东,梦里他穿着件破破烂烂的衣服,小乞丐似的,顾赵东也没比他体面多少,天刚下过大雪,厚厚地堆积在路边,顾赵东背着他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

    那梦特别的真实,他好似都能听见顾赵东呼呼地喘息声以及稳定有序的心跳,通过两人紧贴的身体,响在他的耳边,传至他的心里。

    前方的路白茫茫的看不见尽头,顾棠想要是这梦能和这路一样该多好。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