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5章 终离世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翌日一早导师开会,习萌一觉睡过头,没去。

    醒来后,想起此事,四处找手机。

    顾璃上班去了,岳桃坐床下,对着电脑设计文本,见她有气无力地爬下床,扭头问:“小胖,你中午吃什么,我帮你带。”

    “嗯……”习萌停止找手机,迷糊地思量片刻,“我想吃鸡丝面,再加一个虎皮鸡蛋。”

    “好。”岳桃起身,拿起桌上的小钱包朝门外走,“你待会量量体温看烧退了没。”

    ……啊?她下意识摸额头,又发烧了呀?

    脑子里咣地一下,猛然间回想起昨晚的情景,立刻产生出一种被硬物当头砸中的晕眩。

    承了他一份人情不是么?

    有点蛋疼呢。

    终于找到手机,在包里,还剩一小点电量,八个未接来电,一个是同课题的小伙伴,两个是罗美君,五个是……莫迟。

    呃……昨天去看裴裴,进病房前调了静音。

    她一下忽视要找导师报备缺席的原因,当即回拨过去。

    一直响到自动消音。

    她想想,撰写短信发送:昨晚不小心睡着了,忘和你联系了[吐舌头]

    发送成功,转而打给导师,再接着是罗女士和小伙伴。

    大学四年,如果一定要说出一个关于自己的转变,那么,她的第一反应不会是笼统的一句——“我长大了,我比以前成熟了”,而会是具体到一个要点——“我学会报喜不报忧了”。

    她没有将感冒发烧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告知罗美君,交代未接电话的原委时用的是和莫迟一模一样的说法:早早地睡着了。

    不算撒谎,的确属实。

    吃过午饭,服了药,她不想碰电脑,爬回床上很快就又酣睡过去。

    一觉清醒,下午三点。

    洗漱完毕后的第一件事是查看短信回复,结果短信没收到一条,倒是又多了两个未接来电,是裴妈妈沈芸。

    不知为何,她一颗心突然跳得猛烈,放在通话键上的食指迟迟不敢回拨。

    一咬牙,触碰,电话接通。

    周围的声音一瞬间都迅速远去,只剩下沈芸苍老悲切的急招:“小胖你快来医院,裴裴怕是要熬不过去了……”

    ***

    裴裴的整个放化疗过程最终以无效告终,她在他们走之前睡下了,却在他们走之后恶心呕吐,全身疼痛,甚至出现严重气喘,习萌在病房见到她,她已经离不开吸氧管。

    她知道她很累,她想自私一下,求她再坚强地挺一挺,可是她张不开口。

    裴家来了几个之前她曾有过一面之缘的亲戚朋友,听说裴裴病危,自动自发地从南湘周边赶来,即便没说什么,意思却都摆着。

    习萌忽然想起奶奶过世时的场景,也是这样,一股脑地聚在一起,人还没走就好像已经做好准备后事的打算,抱着来见最后一面的想法。

    不不不,不会的,不会是最后一面,她还年轻,生命不会就这样戛然而止!

    沈芸将她和陈燃一同看做裴裴最好的朋友,五点多,陈燃翘班姗姗来迟。

    她和陈燃坐在外面的走廊,裴裴的两个堂姐在里面,他们不方便在场。

    陈燃问她:“烧退了么?”

    她难过得发不出声。

    对面,沈芸哭倒在裴爸爸肩膀,嘴里喃喃:“让她走吧,太受罪了,走了就解脱了……”

    解脱了么?

    习萌抓着自己的短发,难受地死死埋下头。

    她不想她走,不要她走……

    可生与死并不是她想不想要不要的问题。

    她变成一只鸵鸟,久久抱着脑袋一声不吭,仿佛这样时间就不再转,周遭的世事就不会发生改变。

    不知过了多久,沈芸喊她进去,说裴裴要见她。

    她鼻子是堵的,看见裴裴脸上的吸氧面罩,大概是心理作用,更加感觉呼吸不畅。

    裴裴说不了话,因为她没有力气去抵抗面罩内部的压力。

    她只是勉力睁开眼睛看着她,用一种流连眷恋的眼神持久地看着她。

    那目光好似在说:别哭,瞧你这出息。

    习萌抹抹眼睛,哽咽不止:“我没哭,只是今天面部干旱,需要雨水滋润。”

    裴裴嘴角微弯,幅度很小,但还是被她透过面罩一眼捉住。

    她咧嘴,又哭又笑的,丑兮兮。边吸鼻子边说:“裴裴,我们约好大学毕业旅行还要一起的。”

    裴裴无声凝望她,眼皮沉重。

    “你说你想去西藏,不管是什么线路,只要能一路到拉萨,还记得么?”习萌一抹脸,微笑,从包里拿出一张处理过的照片,“你看,这是我们两个在布宫的合影。”

    照片里,布达拉宫巍峨矗立于红山之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