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4章 番外(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番外(二)

    “这个山洞看起来就很危险,云妹,我们不要进去了。”

    宋锦云回头看了一眼畏首畏脑的岳长修,撇嘴,“你的胆子怎么这么小,而且你说了要陪我去的。现在好不容易甩开了像尾巴一样的下人,你又跳出来拦我,我再也不要信你了。”

    岳长修急了,“我当然会陪你去的。”

    宋锦云这才露了嫣然笑脸,不过八岁的人,眼里却透着连大人也没有的勇气。岳长修却还是害怕,反而是被她牵着手往里走。

    脚下很不平整,尖锐的石头又硬又多,岳长修走得脚疼,“云妹,我们出去吧。”

    宋锦云恼了,“岳哥哥你走吧,不要你陪了。”

    “我怕你受伤。”

    “真的?”

    “真的。”

    宋锦云撇撇嘴,大方道,“那你在这里等我吧。姑姑说了,要是洞是死洞,迎面走是不会有风的。可是岳哥哥你看,我头发会动呢,这一定有出口。不会有危险的,你在这等着也好,免得下人找不到我们急疯了,回去要挨揍的。”

    岳长修迟疑再三,到底还是没跟上去,“云妹你要小心啊。”

    “知道了。”

    宋锦云拿着姑姑给她的火折子借着微弱光火往里走。耳边风声越来越大,这个洞应该不深。不过风的味道并不好闻,越来越恶臭。她捂着鼻子满脸嫌弃,像是住在黑暗地方很久的东西的气味。

    后面的洞口光亮已经变成一个光点,看来她已经走进很深的地方了。而前面的风越来越大,估计也快走到了。这一高兴,步子就更快了,欢喜往前面走。谁想步子太急,脚下一滑,直接摔坐在地上,疼得她叫了一声。

    她躺在石头上缓了缓,因视线上扬,她好像看见洞穴上方有奇怪的东西。拍拍屁股起身,拿火折子垫脚一照,只见那儿趴着密密麻麻黑色的团块,蝙蝠?她惊叫一声,转身往回跑。

    她这一喊,蝙蝠也大乱,在洞内扑朔。

    &&&&&

    宋知言在外回来,就听见女儿受了伤,急忙进屋去瞧。进去就见她躲在被子里头不肯出来。

    “脸太难看了,手也难看了,不要出去见人,嬷嬷你快走开。”

    “不看大夫会留疤痕的,姑娘快出来吧。”

    “就不。”

    宋知言示意下人退下,站在床边说道,“伤得重吗?”

    听见是父亲的声音,宋锦云更不愿出来了,“不重。”

    “那让爹爹看看。”

    “……不要,你会骂我的,又骂我皮。”

    “爹不骂。你要是再不出来上药,爹可就真的要骂你了。”

    宋锦云迟疑许久,这才缓缓露出脑袋。宋知言一看,简直疼进了心窝子。好好一张娇小姐的脸,现在摔得满脸伤,深深浅浅的都有。他急忙叫了大夫过来给她上药。

    本来她还不觉得疼,等洗伤口时,才疼得抽声。让奶娘好一顿心疼,气道,“让你再皮,哪里有姑娘像你这样的。”

    宋锦云往下弯嘴,“奶娘不是说公子哥都是顽劣的吗?”

    “可你是姑娘呀。”

    宋锦云嘀咕,“我也是能做公子哥的……”

    宋知言在旁听了这话,又觉愧疚。自从弟弟在自己面前说要是他有男丁就不愁了,被女儿听见后,她就一直说自己是男童,总做小少爷做的事。

    可她殊不知,无论怎么做,她就是个姑娘家。

    八岁的宋锦云当然不知道,她只知道那些小公子都是顽劣的,胆大的,她也能做到呀。那二叔就不会总说爹爹命苦了吧?

    等大夫上完药,宋知言和大夫出去,奶娘关上门后说道,“老爷,还是给姑娘找个娘亲吧,您总在外头,小姐身边到底还是得有个娘来教导的。”

    宋知言说道,“你不是每日陪着吗?”

    奶娘苦笑,“这奶娘跟娘终究是不一样的,至少心里就比不得做娘的亲近了。”

    宋知言也想过给女儿找个母亲,只是一直没有合眼缘的。而且自己常在外经商,难不成放在家里独守空房?拖来拖去,就耽搁了。而且亡妻过世那么多年,他不愿再娶妻,像是要霸占了妻子的位置。

    好比回来的路上碰见同行,邀他去饮宴,这回家不过片刻,又得走,连歇息的时间也没。他想着等他四十了,就将全部生意都放下,好好在家陪女儿,不过那个时候……女儿也已经出嫁了。

    他叹了一气,准备出门。刚转身就见一个容貌艳艳十六七岁的姑娘端着碗走来,和他目光对上,微有闪烁,面容更显娇艳,“老爷。”

    宋知言点头,看看碗上的粥,说道,“粥不要熬太烂,锦云不喜欢吃。”

    贺绿浓应了声,十分羡慕宋锦云,有这样好的父亲,总被关心着。

    宋知言又道,“你若是身体不适,还是再歇两天吧,工钱不会克扣你的。”

    贺绿浓没想到他还记挂着这件事,暗暗有些高兴。她的父亲本是宋家车夫,去年过世。前几日是父亲的忌日,她去上香回来染了风邪,被他瞧见了,便让自己去休息。不是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