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16 老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这位特殊的回娘家的外嫁女,便是金成安的义女,林氏,也就是当年差一点被称为金家少夫人的那位林家姑娘。

    金熙没有出门,留在家里招待回娘家的姐姐以及陪姐姐回娘家的姐夫,当然还有一群外甥外甥女。

    这也是五年来金熙第一次留在家里招待他们。

    也是这般多年来最齐人的一次,近的上午便到了,嫁的远一些的,傍晚也到了,可是……可是这个林氏是个什么鬼东西!

    若不是下人跟他说起,他还不知道这群姐姐之中还多了一个林氏!

    金熙得知了金成安收林氏为义女的时候已经在明城上任了,也是事后才知道的,便是不同意也阻止不了,而且,他并没有立场反对。

    可这林氏是二房的义女,便是回娘家也该回大房去,来这里做什么?

    难道还记恨着当年的事情?!

    金熙差一点没让人把人赶出去,不过整个晚宴脸色都是不好看的,待晚宴过后,当即抱着儿子拉着妻子回院子去了,丝毫不在意会不会得罪了一众姐姐姐夫!

    “阿倾,你听我解释!”回了屋子,打发了儿子自己去洗漱后,便赶紧解释,“这事起先我是不知道的,后来大伯父来信告诉我的时候,我也说反对,可反对已经来不及了!”

    “大伯父怎么便忽然这般做?”齐倾没有生气,只是觉得奇怪而已,便是当年的事情金家亏欠林家,但也不至于要收为义女,就算金钱补偿不了,也该是在族中找个人取了林家姑娘,续了这份姻亲才对,如今的金氏一族中的儿郎虽然比不上金熙,但是也有很不错的。

    金熙忙道:“当日林家之所以答应大伯父的说情是因为林家出事了,希望借着与金家的联姻度过危机,只是婚事没成,林家也便完了。”

    齐倾一愣,“大伯父并未跟我提及此事。”当日的荒唐骗婚虽说是她的主意,但是人却是金成安选的,自然,她也是同意的,不过当时她看重的只是林家姑娘本身的性情,而林家的乡绅出身也在考虑之中,乡绅的出身不算高,若是撇开了金家原先的出身,倒是高攀了金家,不过若是考虑了金家原本的出身,倒也算是门当户对,“林家是乡绅之家,能出什么大事?”

    乡绅靠的都是佃租铺租吃饭的,在当地也是受人尊重的,社会地位虽比不上官宦之家,但也是不错的。

    这能出什么大事让金成安做出这般的处理?

    “林老爷在外地杀了人。”金熙道,“当时没有被查到,不过后来还是被查出来了。”

    齐倾错愕,居然有这事?

    “当时我已经去明城上任了,林家找不到我便去找大伯父。”金熙继续解释,“杀人大事,而且林老爷杀的那个人在当地还有些名望的,大伯父自然不可能如林家所愿的那般帮忙,林老爷被抓拿归案,定了斩首之刑,林老爷死了之后,家里的几个儿子便闹分家了,而这时候,林夫人把林氏赶出家门,说是她害死了林老爷。”

    齐倾沉默。

    “另外还说林氏根本不是她所生的,不过是一个没名没分的贱婢所生。”金熙盯着齐倾,似乎意有所指,“不过林老爷很喜欢林氏的生母,而恰好林夫人也在同一日生下女儿,不过这个嫡女一出生便死了,而林氏的生母也因难产而死,林老爷便将两个孩子给调换了。”

    齐倾更是无话可说。

    “林氏被赶出家门无处可去,便带着一个丫鬟找上了大伯父。”金熙继续道,“大伯父原先也没打算收她为义女的,可却也不知道该怎么安置林氏,而且,林氏落得这般下场,虽然不能说是金家害的,但也与金家有关,为了保住我的名声,大伯父想来想去便做了这个决定,不过我还是不同意。”

    “生气吗?”齐倾看着他,问道。

    金熙屈膝蹲在了她的面前,仰头道:“你说呢?”

    “我道歉。”齐倾道。

    金熙笑了,“过了元宵便让那小子自己睡!”

    “有你这般当父亲的吗?”齐倾失笑不已。

    金熙腻在了她的腿上,“阿倾阿倾,我们都好久好久没有亲热了!”

    “你要不要脸?!”齐倾的脸有些发烫,“后来大伯父便安排林氏嫁人了?林家的人没上门来闹?”

    “嗯。”金熙抬起头,“大伯父给林氏找了一户人家,让她以二房义女的身份出嫁,至于林家,开始的时候的确来闹过,不过大伯父亲自处理了,之后便再也不敢闹了,后来似乎被受害人的家人来闹过几次,他们怕对方抱负,分家之后便各自搬走了。”

    “嗯。”齐倾点头。

    金熙继续道:“不许放在心上!”

    “你都不怪我了,我放在心上做什么?”齐倾失笑,“好了金大人,起来吧,待会儿小昶回来见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欺负你了。”

    “他高兴还来不及!”

    “别把你儿子说的这般的不孝顺。”

    “他更孝顺他妈妈!”

    “那当然了,我生的嘛。”齐倾起身,有些担心儿子自己一个人能不能搞定,“这般久还不出来?我去看看。”

    “去什么去?”金熙拉住了她,“还担心他掉马桶里了?”

    “是有些担心,谁让我生了一个笨儿子。”

    金熙道:“我去!”

    “好啊。”齐倾笑道,“那赶紧去吧,顺便帮他好好洗一洗,这一整天的都不知道疯成什么样子了。”

    “是,夫人。”

    ……

    净房中,小昶坐在从京城大老远带回来的浴桶里面,让父亲大人擦着背,可是却不太高兴。

    “父亲,小昶很讨人厌吗?”

    金熙顿了擦背的手,“怎么了?”

    “今天……”小昶情绪低落地将事情说了一遍了,回家的这几日他都很开心的,因为所有人见了他都很高兴的样子,那便是喜欢他了,被每个人都喜欢,他自然高兴了,今天听说要来好多好多的表姐表哥,他更是兴奋的昨晚上都没睡好,而见到了一群表哥表姐之后,他也是很高兴,因为他们也是很喜欢他,可是……可是午后他们在花园里面玩完回去睡午觉后,他发现姨姨送给他的玉佩丢了,想了想应该是在花园里边玩的时候丢的,就回去找,因为不想叫醒妈妈,也便没告诉人了,自己跑去了花园找,终于在花丛里面找到了,就当他要走的时候,却听到了有人在骂他,他愣了,因为除了父亲之外,还没有人骂过他了,当时他在花丛里面,骂他的人都没看见,他们一边骂一边走了也没发现自己,而他却看清楚了他们的样子,正式不久前才跟他玩的很开心的表姐表哥……“父亲,小昶真的这般让人讨厌吗?”

    “你觉得呢?”金熙问道。

    小昶皱着小脸想了好久,才摇头:“不!小昶没有!”

    “那你觉得他们为何这般?”金熙继续问道。

    小昶还是摇头,“不知道。”

    “想知道吗?”金熙继续问道。

    小昶点头,“想!”

    “就算听了之后自己会不高兴也想知道?”

    “嗯!”小昶坚决地道,“妈妈说不能当胆小鬼!我想知道就一定要知道,不能怕不高兴就不知道!姨姨……”

    “行了。”金熙打断了他,“说你妈妈就好,那姨姨就算了。”

    “父亲……”

    “不是父亲不让你说,而是你那姨姨不是可以时时刻刻挂在嘴边的!”金熙没等儿子说完便道:“你妈妈也该跟你说过不许随便跟人说你姨姨是谁吧?”

    “嗯!”小昶点头。

    “那原因跟你说了吗?”

    “妈妈说小昶再长大一些就会明白的。”小昶道。

    金熙叹了口气,“你妈妈也就对我可以狠下心肠!”

    “父亲!”小昶不高兴了,他怎么可以说妈妈不好?

    金熙哪里不知道儿子的心思,“你既然想知道,那父亲便好好跟你说,不过这是我们父子之间的秘密,不许告诉你妈妈,知道吗?”

    “妈妈知道了会不开心的!”小昶道,所以他才不告诉妈妈这件事!

    “那你便不怕父亲不高兴?”金熙气结。

    小昶理所当然,“父亲是男子汉!”

    好吧。

    金熙的心熨帖了,一边继续帮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