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8章 道歉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第68章道歉

    紧闭着的门并没有锁上,齐靖前意思意思地敲了敲门,他知道雷天誉是不会开门的,这孩子平时看着大大咧咧的,但真正生气的时候谁都哄不住,也不知道雷沐岑是怎么把他宠成这样的性子。不过,孩子成长怎么样都要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

    没来开门,肯定是气在上头。

    齐靖前直接开门进去。

    这间房子本来就不大,天誉想躲也躲不到哪里去。

    推门进去后,齐靖前就见他趴在床上,用被子捂住脑袋,像个笨鸵鸟。

    真是个呆儿子。

    齐靖前在床沿边上坐下,拍了拍天誉的屁股,他用温煦眼神望向着天誉的脑袋,说道:“我知道你为什么要生气,你怪我的吧,怪我没有将你留在身边,怪我把你交给了你老爸,对吧。可是,在那个时期,我连自己的未来在哪里都不知道,你爸爸也不记得我了,我不能将你留在身边抚养,我无力抚养两个小孩。你是弟弟,我不想让你跟着我吃苦,只希望你在优沃的环境成长,我很庆幸,你长大了,性格也很好也很高兴你叫我一声爸爸。你会生气也很正常,爸爸不会怪你。”

    说完这些之后,齐靖前没有继续在房间里呆着,再次拍了拍孩子的屁股,他选择离开,天誉需要考虑的时间。

    一直在外头听着动静的雷沐岑和齐天佑见齐靖前出来,便上前问情况,出来的也太快了吧,难道天誉这么不讲理?

    齐靖前说道:“我只是跟他说了我想说的,让他自己好好静一静吧。”

    雷沐岑支持齐靖前的决定,他现在只有过去一些零散的记忆,并不能为过去的自己说些什么,这种无力感让他迫不及待想知道过去发生的一切。

    齐天佑与父亲们的做法则是不一样,在父亲们各种暧昧不明之时,他冲进了自己的房间,既然雷天誉这颗木脑袋想不通,那他就帮助他去想明白,弄明白。

    要说有着最确切感受的是自己,每天吃好睡好要啥有啥的雷天誉凭什么发脾气,真是的,要学会体谅,钻什么牛角尖,他们跟普通的家庭完全不一样好吗?

    对于是爸爸生的这件事,齐天佑接受力非常高,是的,比起冒充他母亲的人,爸爸就是他们的“母亲”,这不是更好吗?至于非科学的生子能力,那与他有何干系。

    他现在心情舒畅,不得不说他真的是性情最像雷沐岑的孩子。

    带着愠怒的天佑推开刚刚被关上过的门,此时刚刚躺在床上的雷天誉已经坐了起来,手上还多拿了个抱枕,神情呆呆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齐天佑将门锁上,雷天誉抬头看他,噘嘴道:“天佑。”

    齐天佑并未直接走向雷天誉,而是从书桌旁边拖过一张椅子,自己站了上面,双手抬起,将摆在衣柜上面的纸箱搬了下来,重重扔在雷天誉面前。

    站在雷天誉面前的天佑说道:“我认为你是最没有资格跟爸爸说‘恨’字的人,他虽然在你十五之前没有养育过你,可是他未忘记还有你这个儿子,这就是他的证明,好好睁大眼睛看看。反而是今天的你伤了爸爸的心,你很幼稚。”

    雷天誉不知道箱子里面的是什么东西,见他不动,齐天佑挽起毛衣袖子,蹲下-身,用力一撕便将粘在上面的胶带撕开,里面放着的物品随之展现在雷天誉面前。

    天佑将手中一个有些年代蓝精灵布偶拿了出来,朝雷天誉扔过去,并说道:“这是爸爸在我们三岁的时候买的,这是你的生日礼物,我也有一个。”说完,又从箱子里继续掏玩具,“这是六岁时爸爸买给我们的学习机,这是爸爸买的拼图,这是爸爸买的手机,这是……”生日共计是十四件,十五岁的生日已送,多余的都是成双的玩具,双胞胎一人一个。

    一件件礼物朝雷天誉扔过去,齐天佑觉得解气了,便不扔了:“现在你还恨他?”

    雷天誉没有回答,不过他红着的眼眶,掉下来的眼泪已经证明,他感动到无以复加,爸爸不是不要他,而是希望他过得更好,刚才说那些话就是他的不对。

    可是,他脾气都发了,现在又泣不成声,根本不敢出去道歉,齐天佑低下头继续朝雷天誉扔礼物,雷天誉边哭边说道:“你别扔我的东西,这是我的!”

    撇了眼满脸泪痕的雷天誉,齐天佑鄙视地看他一眼:“不要让爸爸伤心,他付出的比任何人都多。我以前身体不好,需要花钱治疗,都是爸爸在承担我的医疗费用,一个什么都没有年轻人养着一个总是生病的孩子,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不过,说多了你也不懂。”

    与齐靖前生活多年的齐天佑最了解不过,为了生活每天都早出晚归,也就近些年好一些。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